为防止新冠变异毒株导致新的污名化,世卫组织出手了

2021-06-02 17:21  来源: 郑州热线

  世卫组织(WHO)5月31日宣布新冠病毒主要变异毒株的新命名方式,即用希腊字母如Alpha(α),Beta(β),Gamma(γ)等标记。

  世卫组织指出,以这种方式称呼变异病毒比较简单,也方便记忆。新命名原则主要基于易于发音和防止污名化的考虑。

  例如,按照新规则,最早于2020年9月发现于英国的新冠变种病毒(编号B.1.1.7)被命名为Alpha(α);2020年5月发现于南非的新冠变种病毒(编号B.1.351 )被命名为Beta(β);2020年4月—11月发现于巴西的新冠变种病毒(编号分别为P.1、P.2)分别被命名为Gamma(γ)、Zeta(ζ);2020年10月发现于印度的两种新冠变种病毒(编号B.1.617.2、B.1.617.1)分别被命名为Delta(δ)、Kappa(κ)。

  据WHO新冠技术负责人Maria Van Kerkhove称,这一新命名体系在WHO内部已讨论数月之久,并先后提出过多个方案,包括使用希腊罗马诸神的名字,但因为上述方案已被一众商业企业普遍用于商品命名而作罢。

  WHO公开表述的新命名理由,是“避免歧视性和污名化”,并强调新命名体系不会替代新冠病毒变异的“学名”,而只是为了“便于和普通人讨论这些变异品种”。

  由于近来印度不断高调反击所谓“利用‘印度变异’污名化印度”,并采取了一系列引人瞩目的行动,有人立即联想到“是否印度在命名背后使力气”。

  其实这次倒真有点冤枉他们——这次WHO的确是迫于“政治正确”压力作此反应,但这个压力,其实是来自特朗普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、东南亚国家的“污名化”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讲,WHO的考量并非没有道理。

  传统上,病毒都以其首次发现地来命名,如著名的“埃博拉”病毒,就是以一条刚果河流来命名的。

  但此种命名方式容易引发地域歧视,且很多时候并不准确,如“西班牙大流感”实际起源于何地,至今人们并不清楚,西班牙甚至不是受害最严重的国家。

  在“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”命名引发广泛争议后,2015年5月8日,WHO由其安全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出面呼吁,采用新型人类传染病命名病毒,以期“最大限度地减少给国家、经济和人民带来的不必要负面影响”。

  病毒命名确实是一个事关紧要的事情。有些病毒命名引起了人们对特定宗教或者民族社区成员的强烈反应,对旅行、商业和贸易带来了不合理的阻碍,并触发了对某些动物的不必要宰杀。

  这可能对人们的生活和生计带来严重后果。新冠疫情流行之初,WHO便很快赋予“COVID-19”这样的官方命名,并一再严厉批评某些国家、组织刻意使用“武汉肺炎”的做法,也是与此一脉相承的。

  将心比心,对于此次WHO所采取的做法,应多少保持一些理解和共情。

  当然,也有人对此次新命名有不同意见。

  不少批评者指出,这些新名称实在太过拗口,如果使用希腊字母简称,就会难倒普遍用手机等便携式电子设备上网的万千公众,而使用英语注音则每个名称都冗长拖沓。

  对此,Maria Van Kerkhove表示,新命名体系不会“强制性置换‘学名’,只是意在修正这些科学名称难说、难记、容易误报和混淆的弊端”。

  总之,世卫组织对此次命名用心良苦,理应得到各国支持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有侵权行为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Top